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萤火虫部落

我们心灵的家园

 
 
 

日志

 
 

我 的 家 风——万瑜彤妈妈  

2014-03-12 17:12:14|  分类: 虫爸虫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午后,坐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习惯于捧一杯清茶,不紧不慢地浏览着一天的新闻。但女儿班主任邓老师的信息就在这个时候跳进了我的眼里,-—“晒晒好家风”征文。不温不火的五个字,却紧紧地揪着我的心,甚至突然间大脑一片空白。作为一个还算资深的图书编辑,每天校阅的稿件字数也是数以万计,要说写篇文章,也应该能信手拈来,下笔有神的,可怎么就对这个朴素得甚至有点老土的字眼不知所措呢?

“家风”,这个在当今快节奏,高信息时代里,鲜见于笔端的词,难道真的被我们遗忘了吗?我的思绪瞬间开始翻滚……不,没有!它只是被忙碌的我们藏进了心里,它在我们日常生活的潜移默化中,它在我们世世代代的传承里,它一直都在,就像我的父亲一样,影响着我的一生……

我出生在农村,那是一个并不富裕的村子,但民风淳朴,邻里和睦。记忆中的祖屋很大,木质结构的老房子,堂屋左右的墙面贴满了祖父当年教父亲练字时用毛笔书写的一些有关于“人之初,性本善”的文章,当时还不知道那叫《三字经》。还有一些《增广贤文》的句子,诸如:“勤劳土中生白玉,努力地内出黄金”,“谦恭待人,忠厚传家”,“欲知天下事,须读古今书”,“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等等,包括祖父当时手抄的一本家谱,这些不起眼的东西一度成为祖父过世后我们家的宝贝。堂屋的正中,供奉的是那个时代农村特有的“天地君亲师”的牌位,在当时的农村,这些也许多少还有些迷信色彩,但我的父亲,却真正做到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他常常指着牌位上的“师”对我说:你知道为什么这个牌位上,老师可以和天地、君王、祖宗平起平坐吗?就是说尊敬老师要像尊敬自己的父母一样,因为他们也有着和父母一样的心情,都希望你们好。现在想来,大概就是说师者父母心的意思,这应该就是那个年代尊师重教的一个缩影吧。

父亲在村里,是小有名气的人,一是因为他有文化、有见识。那时,家里最多的书是《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诗词》、《雷锋日记》等等,诸如:“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这些经典的语句就是从父亲那里听来的。二是因为他是一个有着八年戎装生涯的老兵,在生活中总是还像在部队里一样热心于为人民服务。他是村里唯一的医生,又因为他技艺高超,乐善好施,总是对家庭贫困的病人分文不取,所以得到大家的尊重。在我很小的时候,一到春节,我家的院子里便热闹非凡,乡亲们都买上几张大红的纸,请父亲为他们写上喜气洋洋的春联,母亲便张罗着磨墨,裁纸。而那个时候的我,则是最满足的,不仅可以学着父亲的样子舞文弄墨,还可以拿着乡亲们给的红糖花生、炒胡豆,水果糖,吃得不亦乐乎,好像这天解了一年的馋,但幼小的心灵中,似乎已经萌发出对父亲的一丝敬慕。

我的童年,是和父亲的学习一起成长的。父亲白天辛勤的劳作,一到晚上则是我和他最愉快的学习时光。吃完晚饭,母亲开始洗碗擦桌,我则由父亲带着,开始读书,与其说是读书,不如说是我听父亲读书,他报考的中医刊授学院,不定期的寄来一些学科的书籍,全靠自学后参加统一的考试。在那个时代,属于我的唯一读物,是爸爸的老师,也就是我的师爷送给我的一本宣纸版本的《唐诗三百首》,所以,每晚能听父亲念书就是一种很大的享受。每晚我都是听着父亲满口的之乎者也,然后猜想着它似对非对的含义入睡。

说到我的师爷,让我想起了我们家一个延续了22年的传统……我的师爷,是当地一个很有威望的医生,他把毕生的精髓毫无保留地教给了父亲。父亲常说:“师傅教会我一技,我分师傅一方地”,因为在那个年代,农村的孩子能有一技之长,好像就没有了生存的后顾之忧。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当老师的辛辛苦苦教会了你高超的技艺,你却分走了老师的一块蛋糕。那时,我还不知道这句话真正的含义,但隐约知道是教我要尊敬老师,要常怀感恩之心。父亲说:父母给了他生命,师爷给了他生活。因为师爷教给了他生存的技能,交给他很多做人的准则。但22年前的那个雨天,一切都改变了。父亲的老师因突发急病,永远离开了我们,得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我第一次看见父亲的眼中有泪。生为医生,能救别人,却救不了自己的老师,这也许是父亲一生最大的痛。悲痛的父亲带着我和母亲去参加完师爷的葬礼,跪在坟前久久不愿离去。父亲在那个时候,便立下誓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管以后世事如何变迁,不管身在何处,一定每年去师爷的坟头祭拜。

弹指一挥间,时间已经过去了22年,22年间,父亲也考取了主任医师,搬进了城里,我也有了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孩子。而22年里,父亲确无论严寒酷暑,风霜雨雪,总是每年都带着我们辗转去到那个偏远山村师爷的坟头上祭拜,告诉他今年又看了哪些疑难的病人,技术上又有了哪些创新,告诉他现在自己生活得很充实,退休了也被返聘回去当他的老中医。

这,就是我的父亲,在我的记忆里,他对我的教育从来没有华丽的言辞,他只是有很多很多平凡的故事,永远浸润着我的心,足够让我受用一生。我想,我会像他影响着我一样,影响我的孩子,把质朴的家风融进孩子的骨子里,流进孩子的血液里,让它像我们灿烂的中华文明一样,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